陳樞機在唐高樞機(Cardinal Jozef Tomko)的追思彌撒前及彌撒中的講道

各位兄弟姊妹:

唐高樞機,教廷樞機團最年長的一位,本月八日在羅馬平安逝世,享年98。

唐高樞機生於斯洛伐克(前捷克斯洛伐克),長期在教廷任職。梵二大公會議結束後,教宗創立「主教會議」(Synod of Bishops)任命唐高主教為主管(1979-1985)。更重要的,他任萬民福音部(前傳信部)部長達十六年(1985-2001),退休後又任多年「全球聖體大會委員會」主席(2001-2007)。

教廷在八月十一日為唐高樞機舉行了安息彌撒,教宗親自參與。斯洛伐克教會也在首都的主教座堂,由捷克籍杜卡樞機(Duka)主禮,環繞著唐高樞機的遺體舉行了聖祭。差不多就在現在這時刻唐高樞機會下葬於他故鄉Košice。我會傳信息給Košice教會,讓他們知道我們多麼敬愛這位他們的同鄉。

唐高樞機任傳信部部長正是我們國內教會一個關鍵時刻。他的經驗,他的智慧,他和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及Ratzinger樞機(後來的教宗本篤十六世)深切的友誼,使他,為把我們國內的教會帶上真正合一的道路,作出了良多貢獻(可惜,後來,教廷選擇了另一條路)。

那些年代,我們港、澳、台教會和國內教會很多接觸,尤其是許多去內地修院教書的神父、修女帶了許多訊息給教廷。唐高樞機在絕對維護教會信仰的原則下,非常開明地聽了我們的報告,鼓勵地下教會又體諒地上的忠正信徒。(例如那時上海主教金魯賢,本是非法祝聖的,金主教有許多外國朋友,Clinton及Merkel到上海也要求見他,他每年暑假可以去一個國家,法國、德國、美國……唐高樞機竟然不止一次去那些國家和他秘密見面。)

我們有福曾邀請到唐高樞機來本教區,為神職人員講週年退省道理,後來也出了書“Put out into deep water”《划到深處》(2007)。(想要這本書的,尤其是神職人員,請把姓名及聯絡地址電郵到bishopzen@catholic.org.hk)

雖然他祇大我八歲,但他和我之間幾乎是父子的關係。我每次去羅馬都會去拜訪他。他體魄壯健,我曾應承慶祝他一百歲生日的那天,如果我還在,我會去參與,但他先走了(心急歸回天鄉?)。

前一陣,我在Blog寫過:「生離死別?不離不別」。為有信德的,亡者到了天主身邊,也常在我們身邊,他現在更能明白我們的困境,也更能為我們轉求。


彌撒第一篇讀經,智慧篇:「義人的靈魂在天主手中」。

  • 義人的靈魂就是義人
  • 義人是謙虛信賴天主,服從天主旨意的人
  • 義人效法「羔羊」「受苦的僕人」,效法「善牧」忘己為人
  • 義人在天主手中,在天主懷抱中

福音裡耶穌說:「我是生命,我是復活」。他說了這話就將拉匝祿從墳墓中叫出來,活多了幾年。我信「肉身的復活」。那將是耶穌光榮再來的時候。

昨天是聖母升天大瞻禮,聖母,天主之母,靈魂肉身已升天,求遠在天主的懷抱中,給我們示範了天主的愛的計劃。唐高樞機在羅馬的住所,離伯多祿廣場祇是五分鐘行程,天氣允許時他晚上常在廣場上散步,唸玫瑰經,他在天主和聖母身邊不會忘記我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