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樞機2019年九月致樞機們的信

尊敬的樞機兄弟們:

請原諒我的信給你們帶來的不便。可我這麼做是出於良心,我相信我在這裡提出的問題不僅關係到中國的教會,而且關係到整個教會,而我們樞機有責任幫助教宗領導天主教會。根據我對2019年6月28日《梵蒂岡關於中國神職人員向政府登記的指南》的分析,很明顯這份文件鼓勵信眾參與一個裂教(不以教宗卻以共產黨為領導的教會)。2019年7月1日,我向教宗方濟各提交了我的「質疑」。在7月3日,他答應過我,會關注這事,但直到今天我仍然沒有收到任何回覆。

教廷國務卿多次說,今天當我們談論「獨立」自辦教會時,這「獨立」不應再被視為「絕對獨立」,因為在與中國簽成的協議內他們已承認教宗在天主教會中的身份。首先,我不相信協議中有這樣的聲明(順便問一句,為什麼這協議必須保密,甚至作為一位華籍樞機的我也不能一睹?),而且協議簽署後的事實明示國內教難的情形沒有任何改變,反而變本加厲。

教廷國務卿引用教宗本篤十六世信中的一句話斷章取義(第一部份,第八章,第十段「秘密狀態並非屬於教會生活的常規」),實際上,他說的與本篤十六世原話內容截然相反,教宗本篤說的是「因着政府逼教友脫離教宗,放棄信仰的完整性,地下教會才不得不採取不正常的生活狀態」。這是嚴重對本篤十六世的不尊重。更應該說,這樣對待一位仍然健在的教宗,簡直是一種侮辱。

最令我反胃的是:他們經常宣稱自己的所作所為,與前任教宗的想法是一致的,可事實恰恰相反。我有理由相信,並且我希望有一天能夠用教廷檔案的文件來證明,他們所簽署的協議與教宗本篤十六世當年拒絕簽署的協議是一樣的。

尊敬的閣下們,我們能眼睜睜地看着中國教會,死於那些原本應該保護她的人手中嗎?

向你們下跪哀求的兄弟

陳日君

2019年9月27日

關於「oldyosef」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分類: 中國教會。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