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上主萬軍的天主憂心如焚

“Sono pieno di zelo per il Signore”

Hanno allontanato unica voce discordante, ora il coro è all’unisono. Che bellezza!

C’è ancora una voce stridente, ma è nell’estrema periferia, è facile ignorarla.

L’extra chorum.

 

「我為上主萬軍的天主憂心如焚」

雜音被充軍了,現在大家同唱一支歌了,多麼好呀!

還有一個聲,很不合隊,但在很遠的邊緣,不難當聽不見。

另一雜聲。

陳樞機講聖經故事

有信徒成功申請「社區參與廣播服務試驗計劃」,10月12日起逢週一晚9:00-10:00在香港電台數碼31台播放聖經故事廣播劇,並邀請我解說,引領聽眾思考生命。

共十三集的《陳樞機講聖經故事》依據聖經改編,講述諾厄、亞巴郎、若瑟、梅瑟、達味、耶穌等的故事。節目尾段設五分鐘訪問,由宗教學者解說該集聖經故事內容,以及當中的道理如何套用於現實生活中。

讀者可透過港台網站(http://dab31.rthk.hk)收聽節目及重溫。

12096351_10205417419374768_4721888462797320336_n12122481_10205417419694776_5238014359522678521_n11915113_612272475579511_726298743259824641_n

- 相關資訊見FB「陳樞機講聖經故事」,相片取自該FB http://on.fb.me/1NplNMu

「從齊瓦哥醫生到盲人上山」(評信報7月13日社評)

我偶然看到信報的社評,跌了眼鏡。

社評的前一半指出作家帕斯捷爾納克描述「理想主義如何被布爾什維克……摧毀」,又說:「儘管腐敗無能的帝制被革命黨推翻……蘇聯人民並沒有得到先進和美好的生活。」我想:看了電影的人都會說:還好我不是生活在那恐怖的時代。

社評的下一半卻來了一個大扭轉,評者說:「推翻令人失望的政權,可能是每一代熱血人士的理想。問題是、推翻了又如何?趕走了一隻惡狼,會不會換來另一頭怪獸?」把這問號放在香港的情形上也就是:推翻了不民主的制度,跟着來的是港獨的武力革命,那不是更糟糕?

天啊!這是什麼邏輯?

暴力的革命固然會帶來嚴重的副作用。法國大革命把人類帶上「自由、平等」的不歸路,但也灑了不少無辜的血。可是,暴力和不公是馬克斯列寧主義的本質呀!

我們現在在香港要和平爭取的是一個「真普選」,把它和一小撮人主張的「港獨」混淆在一起,明顯是別有用心!

社評的結論更荒謬之極。我很尊重曾鈺成先生,但我絕不敢苟同他的「盲人上山」論。沒有發了瘋的人不會跟盲人上山!何況盲人也能覺察到有人在帶他遊花園,根本一步也沒有向山上去!

「致梁特首公開信」後

公開信上面確實是我寫給特首的公開信。

我在七月四日上午以雙掛號(RB617 930 240HK)寄了去特首辦公室。

**************************

今早(七月七日)梁振英先生公開答覆了我的信。多謝他接受我的要求向市民作了解釋。至於他堅持不能容忍一位議員在那機會上以口號表達許多市民對他的不滿,而以為不能讓那行動擾亂那莊嚴的場合,我肯定市民自會判斷他有理或無理。

**************************

又有人質疑或批評我為什麼用了「上帝」而不是「天主」,理由是信上寫的是我在七一祈禱會中說的話。那祈禱會是基督徒合辦的,既然天主教也可以用「上帝」而基督教不用「天主」,那末在祈禱會中更適宜用「上帝」。

我承認在信上或許用「天主」更適宜。

請大家投票

有團體現正申請香港電台的「社區參與廣播服務試驗計劃」,節目名稱:陳樞機講聖經故事。若大家想聽我講聖經故事,請click入下列網址投票啦。

http://cibs.rthk.hk/vote/home?s=2&l=6

陳樞機講聖經故事

申請團體/申請人:廖德揚

節目大綱:

製作廣播劇,以聖經內容改編而成十三集廣播劇,將一連串有系統的事實,包括:亞伯拉罕及天火焚城、雅各、約瑟、摩西、約書亞、參孫、路得、大衛、所羅門、耶利米、以斯帖、聖徒行傳及保羅、和啟示錄。聖經故事是人物眾多,關係複雜,並且忠奸分明,由演員聲音演出,後期加上適當音效和音樂,不只是描述故事的事實內容,而要使聽眾能夠置身於聖經的環境和氣氛之中,領略故事之意義,細味廣播劇所帶出之哲理,包括個人修養、與家人朋友相處之道,和治理國家的政策。

人類為食物、為生存互相攻堅、也互相幫忙。人面對困難、面對逆境、如何選擇?憑什麼原則去作出決定?

廣播劇可以喚起想像力、注意力、好奇心,令人更加難以忘懷,幫助聽眾明白道理,帶動聽眾思考生命。

廣播劇內採用【旁白】處理方法,解說一切視覺上、心情上的變化和矛盾,以及時間地點之改變。

節目完結前有5分鐘訪問,由宗教學者解說該集聖經故事內容,以及如何套用在現實生活上,現代香港人可以怎去思考問題。

再次向「亞洲週刊」抗議

在我10月19日的博客上,我對亞洲週刊10月12日版,江迅的文章扭曲了我的說話提出了嚴厲的抗議。

今天在同一週刊10月26日(第28卷42期)第一篇,邱立本先生的短文中又發現他的言詞也扭曲了事實。他說『學生激進化行動,打亂了原有理性化的步驟,佔中三子被迫隨在後面,最後連支持佔中的陳日君樞機也看不過眼「破口大罵」。』

我的中文修詞並不出色,但既然我一切講過寫過的話都已公開了,我想請各位讀者給個公道的評語,說我「破口大罵同學們」是否尊重事實?

(一)10月2日晚給學生的紙條「你們走在前面,三子跟在後面,我們也跟着,跟得相當辛苦。」我又說『這個缺乏組織的大運動已不屬於你們,也不屬於三子,已屬於大家,但沒有一個大家接受的指揮中心。現在發生的是一場戰爭,不能沒有計劃,沒有指揮,敵人就是希望我們「亂」。』

我又說需要有一個「民主聯盟」……「團結是力量」。我批評「太多火頭」。我也批評輕易說「升級」。我也提醒不宜「太長期擾亂社會的正常運作」,免使「不少人反感」。這些是批評,但是否是「破口大罵」?

(二)在那「十月四日晚上未能發表」而在10月5日放在我博客上的「講話」裡,我嚴厲指責政府的不是。然後,我向學生說「你們是我們的希望,不要白白犧牲你們中的任何一位。」我說:「你們需要休息了……撤退吧!……時間還長……沉著氣,奮鬥到底!」(在9月28日晚,警察放催淚彈後我已向群眾說「高興回家吧,我們已勝利了,動用暴力的政府也就是認輸了。」

10月5日我再寫給同學們說「撤退不是投降,這是一個長期的抗爭。你們要做領導,那末有智慧地領導吧!領導不能意氣用事,領導不能犧牲戰友!記得你們的本錢(公投的得票)也是大眾給了你們的!當然這幾句話,語氣重了,但這是「破口大罵」嗎?

(三)10月21日我從羅馬又寫了博客短文「我怎能不擔心」,我說了「政府請學生對話,學生接受了。親愛的學生們,你們不知道今天的政府是誰的爪牙嗎?你們是他們的對手嗎?」我又說『政府想欺負「小朋友」,無耻!』

看了學生和政府對話的記錄我承認我低估了學生們,他們在對話時的表現實在出色!我在今天11月3日的博客裡向他們道歉了。

10月10日我批評了之鋒召集民眾來向談判施壓力為「不智」,其實在10月9日的字條上我已說了「我怕明天又叫人出來不是好事(用人群來威脅談判者?)……其實你們的籌碼是民心,不是在街上的人(恕我不客氣說,他們成了你們的人質)」。

我最不客氣的話該是在一個電視訪問中我說了「有學生說佔中三子騎劫了學生的行動,我認為該說學生們騎劫了佔中三子的行動才對」。

10月19日我從羅馬寫了信放上博客,在信末我對學生們說「即使我多麼不贊成你們的策略,我們還是忠誠的戰友;即使我的話多麼不中聽,我也還是疼愛你們的爺爺。」

這些坦誠的說話中有些是批評,甚至不太客氣,但可以說是「破口大罵」嗎?如果我在以上言論犯了「破口大罵」的罪,那末我真要請邱立本先生為我補習中文修詞學了。

認識兩位將被宣聖的「偉大的教宗」講座

偉大的教宗(廣告)3

欣逢真福若望廿三世及真褔若望保祿二世將於四月廿七日榮列聖品。聖鮑思高慈幼協進會中華會省再次應本人邀請舉辦「偉大的教宗」公開講座。

有興趣的朋友可自由於講座舉行日期及時段內(參閱上列海報)登入網址www.hkdavc.com一同參與,費用全免。

iPhone用戶請下載Puffin Free觀看。

你曾認識畢少懷神父嗎?你認為他是聖人嗎?

今年菲律賓政府第一次定農曆年初一為公眾假期,那天又正是聖若望鮑思高的瞻禮,所以在菲律賓很多慈幼會學校都提前在一月卅日舉行鮑思高瞻禮,在Pampanga, San Fernando(邦板牙,聖費爾南多)教區主教大堂Paciano Basilio Aniceto總主教也在那天主持了彌撒。大堂擠滿了教友,許多教區神父和慈幼會神父,還有兩位慈幼會主教、慈幼會中華會省和菲律賓南北兩會省的省長都參加共祭。本人參與彌撒並主持講道。

究竟這是什麼特別的機會?

原來在彌撒結束時,審查天主忠僕畢少懷神父列真福品及聖品的法庭正式成立,開始工作。

畢神父是意籍慈幼會傳教士,曾在中國服務三十四年,其中任省會長廿二年,不但使慈幼會事業在極艱難的情形下有了驚人的發展,他和藹可親的愛心更使我們都稱他為「中國的鮑思高神父」。

他最後的十八年工夫在菲律賓工作,在那裡發展了慈幼會事業,也在那裡逝世,享年八十二歲。

其實畢神父的童年非常悲慘,可幸他入了鮑思高的家庭,使他有機會發揮天主給他的天賦(請參閱鮑思高家庭通訊第236期及237期)。

幾年前數位慈幼會在職及榮休的省會長、數位任主教的慈幼會士向總會長申請考慮開始畢神父列聖品的手續。總會長表示支持,Pampanga的總主教也就向教廷申請,終於有關部門開了綠燈,審查手續可以開始了。有人會問:「為什麼過了幾乎四十年才發現畢神父是聖人?」我們真是給他騙到了,他的謙遜純樸使我們一向以為他只是一位好好的模範慈幼會會士。後來才在他身上見到一位突出的、超眾的聖人,他的愛德(愛主愛人)到了英雄的地步。

他領導中華會區二十二年,且是極艱難的年代,使會務飛躍發展,這背後是一種堅忍的信、望、愛德。

更令人佩服是他的愛心,他愛無數人,無數人愛他,真是罕見的。

教宗若望廿三被稱為「好教宗」也就是「良善的教宗」全世界教友敬愛他。

教宗方濟各常宣講溫柔的愛(tenderness),有這樣愛心的聖人正是今日教會特別需要的,畢神父的樂觀精神也正是傳播喜樂福音的傳教士特別該效法的。

讓我們「迫」天主告訴我們他是否同意畢神父是聖人。

如果你曾認識畢神父,有什麼想提供審查法庭參考請聯絡劉戩雄神父(香港筲箕灣柴灣道十八號,電話:2560 1626)

你有什麼恩寵甚至奇跡要求天主嗎?請特別求天主忠僕畢神父轉求,得到了恩寵或奇跡也請向審查法庭報告。

光榮聖人就是光榮天主,因為聖人是天主的傑作。